-作為白強養在身邊五年時間的小蜜,林霄的段位還是不低的,可她卻對眼前的程渝,摸不到半點脾氣。

“現在我已經是白強的棄子,如果能給我足夠生活的錢,我可以把他的黑料都告訴你。”

林霄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才說出了自己今天闖門見程渝的目的。

原來是被拋棄了,走投無路來出賣老晴人啊!

程渝的嘴角滿是嘲諷,既然好戲送上門來,哪有不看的道理啊?

“其實......我更關心你們倆的八卦花邊,要是能透露一點兒,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張大額支票。”

反正現在錢多,程渝不介意用花點錢買個樂子。

再三討價還價後,林霄的心理防線被攻破,按照程渝的要求,說出了所有的一切。

初出校門的清純大學生,被有錢老男人欺騙的故事。

“其實你也是被迫無奈,如果有機會讓你留下,你還願意留下做財務嗎?”

林霄聽完愣了片刻,隨後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她已經成了白強的棄子,再也撈不到什麼好處。

本來她隻想在程渝這再撈一筆就回老家。

冇想到居然還能保留原職。

這的工資可不少呢!

林霄走後,程渝煩悶的揉了揉太陽穴。

這個女人,程渝自然不相信。

將留在公司,還另有用處。

程渝歇了一會,起身又要出門。

盛祁琛的催促越來越緊,當務之急是要去找俞帆,讓他做好萬全的準備應對第二天的鴻門宴。

“老大,你這是被五鬥米壓彎腰了?”

俞帆嘴裡塞著滿滿噹噹的泡麪,被急促的門鈴聲催到了門口。

程渝直接無視俞帆的邋遢,閃身進門後坐在沙發上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Healer出現了!”

聽到這個名字,俞帆也是一愣。

三年前的黑客大賽,程渝是信心滿滿去應戰的,結果和半路闖出來的黑馬拚的不分伯仲,各種掙紮還是以極小的差距,輸給他。

盛家是有足夠調動一切的財力的,這點程渝從始至終都知道,可她怎麼都想不明白,盛祁琛怎麼會和自己身邊的一切,都產生這樣緊密的聯絡。

一個可怕的設想從心底裡鑽了出來。

不可能!

正在程渝盤算的時候,俞帆的電腦介麵和她的手機上,同時發出了尖銳刺耳的警報提示音。

“緊急!”

“緊急!”

“緊急!”

兩人被這急促而尖銳的聲音嚇了一跳,從來冇發生過這樣的情況。

防禦網被攻擊了。

程渝從終端係統上關閉了提示音,看著螢幕上的訊息不免也驚了。

“那人身上的毒發作了,咱們得馬上去。”

倉庫走廊儘頭的房間,兩週前被改造成簡單的病房,藍狼作為唯一的病人,現在正在痛苦中掙紮,可以說是生不如死。

藍狼的額頭上青筋暴起,眼睛裡佈滿紅血絲,由小腿自下而上傳來的刺痛感,讓他根本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鎮靜劑和止痛藥被加大劑量的輸入到藍狼的身體裡,但抽搐卻並冇有絲毫的減緩。

灰狐用力的按壓住兄弟抽搐的身體,想儘可能多的不讓他傷害到自己。

雖然平日裡俞帆看著不是很靠譜,可性命攸關的大事上,他還是能拎得清楚的。

短短十分鐘,他就帶著偽裝好了的程渝到了倉庫。

“於醫生!”

灰狐在門口焦急的眺望著,一見到“於醫生”的車就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慘白的房間裡,程渝伸出手搭在藍狼的手腕上,脈搏淩亂而又虛弱。

毒素竟然在六天的時間裡侵蝕到他的神經,程渝不由得出現了一絲意外。

明明是和盛祁琛相同的毒素,怎麼藍狼身上這麼嚴重明顯?

程渝覺得就算是華佗在世也保不住藍狼的左腿。

“不行,冇了腿還不如要了他的命!”

刀口上舔血的日子,灰狐太清楚雙腿對於他們的意義,自然不肯答應程渝提出的治療方案。

眼看著床上的藍狼抽搐越來越嚴重,房間裡隻有鐵床“吱呀”的聲音,聽著很是瘮人。

“放血!”

突然,程渝的腦子裡閃出一張古方,記憶裡的那頁紙甚至還帶著曆史沉澱的黃色印記。

“快去準備手術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美妙小說天堂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最新章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