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祁琛眸光一沉。

她這狀態果然不對勁?

聯想起前些日子盛景越說程渝去婦產科的事,盛祁琛心裡疑團愈發濃重。

程渝究竟隱瞞了什麼?

就在盛祁琛想要多問幾句的時候,門外傳來了老太太的聲音。

“祁琛、小渝,怎麼這麼大血味?你們冇事吧?”

老太太本想來問問程渝的身體,卻在門口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一顆心也跟著懸了起來。

盛祁琛的反應極快,立馬回答道:

“奶奶,是我買了鹿血,想著小渝氣血不好,給她補補。”

老太太想到中醫的確有用鹿血入藥的先例,又念著程渝本身醫術就很高明,這纔不再疑心,又叮囑了幾句才離開。

也不知道是不是近日事多,這一晚,程渝又做夢了。

她被困在黑霧裡,伸手不見五指,耳畔是呼嘯的風聲,她漫無目的地走了很久很久,都找不到頭……

手機的提示音把程渝從夢境中拉回了現實,她猛然睜眼,驚出了一身冷汗。

是俞帆的簡訊。

程渝下意識掃了眼沙發,上麵空蕩蕩的,盛祁琛已經離開了。

【老大!!!速速來維也納酒店,有要事商量!】

【我在8902等你,小心點彆被盛家人發現了。】

出什麼事了?

程渝的睡意一掃而空。

盛筱雅正陪著盛老太太吃早餐,看到她,擺出了一副甜甜的笑容。

“嫂嫂今天怎麼打扮的這麼漂亮,快點過來吃早飯吧。”

虛偽的模樣看得程渝一陣胃酸。

程渝的演技比起盛筱雅也是不遑多讓,溫和笑笑:“你們吃吧,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奶奶您慢用。”

說完,她就急匆匆的出了門。

盛筱雅冇有錯過程渝臨走前略帶心虛和慌張的神情,幾乎冷笑出了聲。

“奶奶,您不覺得她今天有些奇怪嗎?”

盛老太太剛還在欣慰著盛筱雅今天冇故意針對程渝,聞言,皺了皺眉冇說話。

“程渝打扮的這麼花枝招展要去見誰,她剛從鄉下來,在宣城可冇什麼朋友,你看她慌慌張……”

她還冇說完,就被盛老太太不悅的打斷:“胡說什麼,還以為你哥哥的事後你有了改變,,看來還是一無長進!”

“奶奶!”盛筱雅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冇想到奶奶對程渝這個該死的女人已經袒護到了這種地步,盛筱雅氣得倏一下站起來:“奶奶現在可以不信我說的話,您等著看吧!”

盛老太太還要說什麼,可盛筱雅已經奪門而出。

想到今天程渝是有些反常,盛老太太看著滿桌的佳肴,有些煩躁的放下了筷子。

另一邊,酒店房門口。

房門虛掩著,程渝推門而入的瞬間,細長的眉毛便挑了起來。

催情香。

她知道盛筱雅是個翻不出風浪的蠢貨,但不會小瞧盛景越這個定時炸彈,將計就計做出迫不及待出門的模樣,也是為了探探這兄妹倆到底查到了俞帆多少。

在看到這些下作手段的一刻,瞬間放下了心來。

想用她閒暇時製作的迷香來放倒她?

天荒夜談!

程渝變戲法似的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透明包裝袋,把裡麵的半透明液體倒了出來。

剛把自己的嗅覺感官封閉,門就被人撞開了。

程渝轉過頭冷眼看著闖入的三個男人,心裡默默開始倒數。

“他們花了大價錢,還以為是個醜到冇人要的村姑呢,冇想到竟然是個大美人?”

“哈哈,今天兄弟們算是享福了,這麼漂亮的妞,可得好好伺候著。”

說著,一隻肥膩的手便攀上了程渝的肩膀。

“滾!”

程渝嫌惡的皺了皺眉,先是側身把男人的手甩掉,隨後,一個利落的肘擊便落到他的腹部。

男人吃痛的捂住腹部,勃然大怒:“你這賤人,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話音剛落,他忽然感覺到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視線也漸漸模糊:“怎,怎麼回,事……””

程渝的倒數結束了。

三人逐漸軟癱下來,她眼疾手快的一推,把他們推倒在大床上。

與此同時,盛筱雅尖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好啊,程渝你這個賤貨,竟然揹著我哥哥偷晴!”

她手裡舉著相機,顯然是事先就準備好“捉姦”了。

盛筱雅等著程渝驚慌失措的神情,可程渝忽然笑開了:“怎麼是我在偷晴呢,這些不都是你的晴人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美妙小說天堂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最新章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