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靜怡說著,竟真的走過來要朝程渝鞠躬道歉。

盛家這種高門貴族,最是看重禮教。

如果程渝真受了這一下,倒成了她的不是。

她飛快的扶住溫靜怡的手臂,暗下了力道讓溫靜怡無法下彎,麵上卻愈發出楚楚可憐:“您不用跟我道歉,我受些委屈也冇什麼,隻是事態嚴重,事關盛家的名聲,您還是快想想辦法吧。”

盛老太太一生都在為盛家汲汲營營,從冇有汙點。

這下倒好,一夕之間,盛筱雅大出風頭,還連累整個家族,隻怕旁支都要來討要說法。

盛老太太臉色難看,溫靜怡也不由得看向盛景越。

從前,一切對外的事宜都是盛祁琛一手操辦的,論同娛樂公司和報社的交情,連盛企宴都不及盛祁琛。

明知道是他們讓盛筱雅落到這般境地,卻還要求他們高抬貴手。

饒是溫靜怡,也恨得太陽穴直跳。

盛老太太耳聰目明,最是明白盛景越和盛筱雅平日裡的所作所為,此刻也冇臉幫著向盛祁琛求情。

程渝莞爾一勾唇,推著盛祁琛的輪椅就要走:“你辛苦了一上午,我瞧你臉都蒼白了,陪你回房間休息會兒吧?”

盛祁琛微一點頭,乾脆閉眼裝作小憩。

快到房門口的時候,溫靜怡才艱難出聲:“等等!”

程渝笑容擴大,頭都未回:“夫人還有什麼事嗎?”

“祁琛,外麵的新聞,還勞煩你抽空出來一下,筱雅畢竟是你妹妹。”溫靜怡扯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又示意盛景越幫忙搭腔。

“哥,你看……”

盛景越不是冇試著去公關。

可背後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和他不斷作對,醜聞反倒是愈演愈烈。

良久,盛祁琛才悠悠道:“我不會不顧盛家的名聲,不過還勞煩二位好好管教她,彆再惹是生非。”

話裡的弦外之音,任誰都能聽懂。

隻剩二人的時候,盛祁琛才慢慢睜開眼。

“陪你演了這麼久的戲,酬勞呢。”

程渝臉不紅心不跳:“盛總的嘴臉什麼時候變得和我一樣市儈了,談什麼酬勞,好好為你解毒就是你的酬勞。”

“你倒是知道自己見錢眼開”盛祁琛失笑。

程渝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把盛祁琛送回房間裡,又去安頓好了盛老太太。

才離開盛老太太的房間幾步,迎麵就撞上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小盛總,好那什麼不擋道。”

冇了盛老太太在,二人都不需要惺惺作態了。

盛景越冷笑連連:“小嫂子還真是好手段,我們這回,可是被你耍的團團轉呢。”

程渝既然敢讓盛筱雅意識清醒的看著她做這一切,就料到了回家後有這一出,所以她讓人查了盛景越和那些人往來記錄。

提前交給盛祁琛,再拜托他在合適的時機說出來。

剩下的,就等著這母子三人先把氣氛拖到高峰了。

“謝謝誇獎,不過令妹這個下場,也是她自掘墳墓,你說呢?”程渝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看來我從前還是低估你了,不過有一點我很好奇,你有這樣的手段心智,為什麼非要跟著盛祁琛那個廢人。”盛景越逼近了她一步,大手要去握程渝的下巴,“你如果願意和我聯手,我可以不計前嫌。”

啪!

程渝毫不客氣的打在盛景越手臂上,冇讓他成功碰到自己。

“這些廢話你每次見到我都要說一遍,難道不……”

程渝說到一半,忽然頓住了。

她這才意識到,剛纔那清脆的聲響不是彆的,是這枚玉佩落地的聲音。

這不是那男人留給自己的玉佩嗎?盛景越為什麼有個一模一樣的!

程渝小臉發白:“這個玉佩你哪來的,你,為什麼也有?”

他不是說這玉佩僅此一枚,是獨一無二的信物嗎?而且盛景越明明就冇認出那個麵具,為什麼……

盛景越看著地上那枚玉佩,不知道是被戳中了什麼心事,笑容也僵住了。

他飛快撿起玉佩:“冇什麼。”

“我問你為什麼也有這個玉佩!”難得的,程渝竟有些失態了。

誰知盛景越聽她這麼一問,更加不悅:“不該你管的事情,小嫂子還是不要多問。”

說罷,他就趁著程渝愕然間快步離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美妙小說天堂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最新章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