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渝站在原地,良久都冇有動,她不知道自己和盛景越的對話,全被拐角處的盛祁琛收入耳中。

男人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叩著輪椅的扶手,這是他思考時候慣有的動作。

盛景越的這枚玉佩是仿製他的,這也是盛景越一直以來心中的痛點。

他知道盛景越憤怒離開的原因,但另盛祁琛在意的,卻是程渝的古怪。

她……彷彿認得這個玉佩。

還反覆問盛景越為什麼也有。

也?

一時間,一個荒謬的想法浮現在了盛祁琛腦海中。

從浴室裡出來,程渝依舊是心事重重。

隻是奇怪,今晚盛祁琛倒顯得格外安分,牆上的時針纔剛指向九,他似乎已然熟睡,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她不知道的是,其實盛祁琛也是輾轉難眠。

二人各懷心事的躺在大床的兩側。

程渝每每強迫自己閉眼入睡,腦海裡,就控製不住的出現那枚玉佩。

相比起接受盛景越就是那晚的男人,她更願意相信是自己看錯了,也許……隻是兩枚玉佩長的十分相像而已呢。

胡思亂想著,程渝身體已經比大腦先一步做出反應下了床。

男人給她的那枚玉佩,她就是閉著眼,都能描繪出每一處細節,哪怕再讓她細看一眼盛景越的,就能分辨出究竟。

即將觸碰到門把手的時候,程渝沉吟了一下,又返了回來。

她乾脆利落的在盛祁琛身上點了兩下,這才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門關閉的一瞬間,本該在床上昏睡的人已經坐了起來,解穴的熟練程度比之程渝,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盛祁琛向來不關心程渝每晚外出去乾了什麼,但今晚,解開穴後竟鬼使神差的跟了出來。

程渝這個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過人的醫術,頂尖的黑客技術,盛祁琛已經開始好奇起來,她到底還會些什麼……

下一瞬,他慵懶閒散的目光忽然一凜。

幾米開外的程渝已經輕手輕腳的打開了盛景越的房門。

程渝正要把袖中藏著的蒙汗藥撒到空中,就忍不住輕撥出聲:“咦?”

盛景越竟然不在?

她不確定盛景越有冇有隨身攜帶著玉佩,不免有些氣餒,但本著“來都來了”的想法,還是在房間裡搜尋了起來。

枕頭,被子,床頭櫃,抽屜……

程渝心無旁騖的地毯式搜尋著,全然冇有發現,門外盛祁琛的臉已經跟鍋底一般黑了。

盛祁琛自然不會蠢到覺得程渝是在這些地方找檔案或者資料。

大半夜潛入一個男人的房間,肆無忌憚翻動這些私密的地方,她哪還有一個女人該有的樣子!

從盛祁琛的角度,看不到背對著他的程渝已經從抽屜裡找到了玉佩。

月光下,那枚祖母綠的玉佩晶瑩剔透。

盛景越應當是隨手把它扔在這以後就離開了,玉佩冰涼到冇有一絲溫度,此刻靜靜的躺在程渝手心裡。

看著玉佩,程渝目光漸漸遊離。

那一晚的繾綣chanmian和逐漸升高的體溫,他身上緊貼著自己的溫熱的玉佩……

明明程渝覺得盛景越那麼陌生又惹人厭惡,卻不得不承認,這玉佩和自己身邊的那塊一模一樣。

那晚,男人的臉上受了傷,麵目模糊,程渝偶爾也會思索他到底長什麼樣。

坦言說,程渝不在乎他長的英俊或是平庸,可一旦和盛景越那張臉重疊在一起,再聯想到他們那夜的親密……

程渝強忍住腹中那股強烈的反胃感,深吸了一口氣,把玉佩原封不動地放了回去。

趕在程渝回到房間前,盛祁琛已經躺回了床上。

他冇有忽略程渝莫名而來的低壓情緒,正閉目思索著,忽然感覺到一道審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盛總,彆裝睡了吧。”程渝抱著胳膊,一副篤定的口吻。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的人,隻見他仍是熟睡的模樣,麵容平靜而淡漠。

“嘖,不愧是盛總,早就聽說您馳騁商界靠的就是高超的談判能力,三言兩語擊潰對手心理防線,這心理素質果然夠硬,不過這會就不用裝了吧?”

回答她的仍是一片沉寂。

程渝眼珠子一轉,頓時心生一計,摸出了銀針:“您也不是冇領教過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要是再不說話,我可就下手了。”

說罷,銀針就已經對準了盛祁琛的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美妙小說天堂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最新章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