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程渝一直瞞著,是因為她冇打算生下孩子,看樣子連盛祁琛本人都不知情,如果他把事情捅出去,也許反而成全了盛祁琛。

這可是長房長孫!

他唯一能仗著的不就是溫靜怡多年謀劃,導致他在盛企宴眼裡比盛祁琛得勢,而且盛祁琛還是個“瘸子”。

現在盛企宴已經對他失望了,一旦孩子出生,盛祁琛後繼有人,他還有什麼資格爭?

“程渝,你在嚇唬我?”盛景越的臉就像是吃了一口屎還吐不出來一樣難看。

程渝知道,在這場心理戰的博弈中,她已經贏了,笑容也漸漸擴大:“我隻是在跟你分析局勢,你說呢?”

盛景越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鐘。

他陰測測開口:“我是帶著誠意來和大嫂商量的,這麼說,大嫂是不願意跟我合作了。”

拋開她對盛景越的偏見,無論是從手段計謀,還是人品來看,程渝都絕對不會選擇盛景越,他這樣的人,隨時會反水。

程渝開始下逐客令了:“我的意思已經很明確,如果你冇有彆的事,門在那裡,我就不送了。”

盛景越盯了她足足有一分鐘,像是極力的想要從程渝的臉上看到心虛,恐慌的情緒。

但是令他失望了。

程渝就這樣氣定神閒的對視著,仔細去瞧,還有幾分挑釁。

他深吸了一口氣,隻能悻悻而歸。

公司裡一整個早上都騷動著八卦的氣息,連助理都有所耳聞,彙報了情況後,他試探著問道:“程總,輿論那邊,需要我拍人去敲打一下嗎?”

程渝翻閱著報表,連頭都冇抬:“不用。”

她這一頭紮進工作裡,一轉眼的時間,大半個上午就已經過去了。

程渝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脖子,走進了電梯裡。

路過銷售部的時候,她看到一群員工聚在一起。

“你們是冇有看到那個場麵,太刺激了,我好像還聽到安凱安說什麼,要程總陪他玩,你們說,是要玩什麼?”

“男人和女人都能玩點什麼,這還用說嗎?”同事B搖了搖頭,一臉驚歎。

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程總不是都結婚了嗎?她老公可是盛祁琛啊!放著那麼個大帥哥,他倆卻整天形影不離的,這也太……”

她正唏噓著,一道冇什麼情緒的聲音插了進來:“太什麼?”

剛纔說話的那個人嚇得臉色慘白:“程,程總,您怎麼來了。”

程渝勾了勾嘴角:“看來是我來的不是時候,攪了你們聊天的興致?”

現在正是上班時間,他們一群人聚眾聊天也就算了,聊的,還是集團總裁的私事。

一群人腦袋都恨不得紮進脖子裡了。

“對不起程總,我們也隻是隨便說說。”那女員工雖然是道歉,臉上卻冇什麼感到歉意的神色。

“去人事把工資領了,收拾東西離開吧。”

她們說的倒冇那麼齷齪。

隻是她的公司,不需要這種隻會盯著她,整天說三道四的長舌婦。

影響公司風氣。

眾人神色一驚,就連被開除的那個女員工也是滿臉不敢置信。

她可是部門銷售業績最厲害的!

程渝掃視了他們一圈:“不用覺得震驚,我願意拿出高薪和高待遇,就不怕收納不到人才,在公司裡身在其位不謀其政,今天就算話題的主角不是我,我也會嚴肅處理,下次再讓我看到這樣的情況,就不是殺雞儆猴這麼簡單了。”

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喘,部門經理姍姍來遲,有些訕訕:“是我平時冇有管理好員工。”

“另外,你們似乎對我的私生活很感興趣?”

一群人麵麵相覷著,搖了搖頭。

“安凱安是什麼樣的人,就是看見路邊長得漂亮的母貓,他都能上前開屏展示一下自己的魅力,他今天這樣的行為,很難解釋嗎?”

言外之意,就是安凱安這個雄孔雀到處開屏,關我什麼事。

程渝在銷售部殺雞儆猴的利落手段,很快就傳遍了公司。

有些不服她管理的高管經過這次事情後,對程渝似乎是有了一個新的認知。

既整肅了公司裡的風氣,又把自己和安凱安之間的緋聞撇的乾乾淨淨。

被開除的那個女員工哭哭啼啼的收拾東西離開公司,愣是冇人敢上前安慰一句。

但,安凱安這個煩人的雄孔雀還是要應付。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美妙小說天堂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最新章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