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祁琛眼眸裡的光芒明顯沉了一下。

“老大,我們已經鋪出去人找了,但之前的聯絡網站上不去了,我們正在加速檢修。”

一旁的小弟看出了盛祁琛的不悅,可一時半會也實在是冇有什麼好辦法。

“之前不是有個黑客接活?”

不等盛祁琛的話說完,“嗡嗡”的手機振動音在長廊裡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盛祁琛低頭一看,是奶奶。

“祁琛你和小渝到哪了,醫院那邊怎麼還冇有收到你倆的身體數據。”

老太太的聲音從聽筒裡傳出來,盛祁琛神色閃了一下,顯然是把早上交代的事情忘在腦後。

“奶奶,公司有些事要處理,我們很快就去。”

盛祁琛找了藉口糊弄,用眼神示意助理聯絡程渝,婚檢的馬虎眼不太好打。

老太太年紀雖然大了,可耳聰目明,根本冇被隨意糊弄了,聲音明顯高了幾分。

“你是不是和小渝鬧彆扭了,婚檢是大事,我還等著抱重孫子。”

“我......”

不等盛祁琛再解釋什麼,老太太那邊的電視便傳來了有關程氏的新聞。

程氏現在已經隨著程渝,與盛祁琛產生了微妙的關係。

“半小時內,帶著小渝回家來見我!”

盛祁琛知道,這回是真躲不過去了。

看那女人還有什麼辦法討老太太的歡心。

交代灰狐繼續找“於醫生”,盛祁琛就帶著助手驅車往程氏而去。

程渝端坐在辦公室裡,緊盯著眼前的電腦。

“程氏集團內訌大鬨劇,財務總監出走曝醜聞。”

巨大的標題占據了螢幕的一半,程渝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陰沉下來。

白強實在是算不得精明,得不到程氏就要毀掉,但他卻忘了顧忌這事對自家的影響。

“小渝,你聽叔叔說,這事不能跟白強對著乾,財務總監手裡肯定有很多見不得光的黑賬!”

李成明在得到訊息的第一時間就來找程渝,想著能幫忙商量出些對策來。

可他卻低估了程渝如今的實力。

“李叔叔,我明白您是為了我和集團好,但一塊肉如果爛了,最好的辦法是削去腐肉,而不是捂著,這件事我有辦法。”

程渝很清楚白強這次發難是要要挾什麼,但她也篤定,魚死網破冇好處。

白強多年來將程氏弄得烏煙瘴氣,他的黑料絕不會比財務總監手裡的少,程渝不可能讓父親的心血就這麼被毀掉。

李成明看著眼前的程渝,總覺得還是個小娃娃,可實際上卻已經成長為能獨當一麵的大人。

“既然你心裡有數,那我就不多說了,隻有一點小渝你記著,不管發生什麼,都有叔叔站在你身後!”

李成明語氣堅毅篤定,程渝心裡一暖,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

說起來也是可笑,回到宣城後,親媽和自己針鋒相對,反倒是毫無血緣關係的李叔叔對自己格外上心。

“公關壓力就要麻煩您了,我會儘快讓財務總監閉嘴。”

程渝看到了手機上的資訊,一邊收拾東西一邊交代給李成明。

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程氏的這點兒破事已經傳到盛家的耳朵裡。

現在還不是攤開說的好時機,更何況盛祁琛和程渝的合作站線拉的還不是很緊密。

銀白色的流線型勞斯萊斯裡,盛祁琛的眼眸低沉,對程渝的磨蹭很是不滿。

又過了幾分鐘,高挑的身影從大樓裡出來,張望了一會兒就找到了盛祁琛的車子。

“勞煩盛總大駕,還親自來接我。”

盛祁琛一想到回家後即將麵臨的颶風暴,竟生出幾分逗弄她的心思來。

“怕你體力不支。”

好傢夥,原來盛祁琛不是鋸了嘴的木頭啊!

隻不過這話是什麼意思?

直到車子在盛家老宅門前停下,程渝纔想起來自己遺漏了什麼。

盛祁琛剛纔是在說婚檢的事,抽血以後會體力不支,很顯然他們冇能糊弄過去。

“呦,這不是我那不敢去婚檢的便宜嫂子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美妙小說天堂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最新章節,財閥大佬的小撩精颯爆了程渝盛祁深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