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神山外,方家眾聖迴歸禁地。

族長方正一則注視著方辰,眸中滿是希冀,心中也逐漸堅定了先前的想法。

旋即,直介麵吐聖音,以神通之術,聲誥每一位方家人。

“即刻起,真武世界方家主脈少族長方辰,亦是我真源之地支脈方家的少族長,地位與我等同,方家上下共尊之,可隨意調令任何人。”

“若有人違令,以族規論處!”

方家數萬族人聞言,迎聲望去,麵帶愕然。

真武世界之事他們多多少少都知道了一些,那裡居然有方家主脈的後人存在?

可是……縱是主脈少族長,又憑何可以當任我們這一脈少族長?

族長這個決定,是不是太武斷了?

哪怕他天生異象,但……在自己等人這一脈,根本就冇有基礎啊。

再者而言,族內的幾位頂尖妖孽,都快打破頭了,居然就這樣讓出去了?

要知道,他們族內這一代有四位頂級妖孽,號稱方家四王,皆有扛鼎之姿,未來必是方家的中流砥柱。

四王也因少族長之位,已爭鋒數年之久,但遲遲未有定論。

如今,族長非但冇有蓋棺定論,居然還尋了一個他脈的天驕,空降成為少族長?

主脈於方家確實意義重大,但畢竟已離散千萬年。

更何況,真武世界不過一方貧瘠的邊陲之地,主脈的天驕從那裡走出,又能擁有什麼天資?

難道還能匹及四王?

這……四王以及支援他們的長老們,豈會信服?

先前的異象,確實很驚人,但……實戰如何,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他們這一支脈能夠成長為王族,就是因為好戰!

以戰養戰。

甚至曾經在上古時期,連續攻伐了數個大世界,屠滅數族。

若非萬族仙庭之中的強者乾預,人族這邊頂尖強者差了許多,他們還能鑄就更強的威名。

所以……僅僅隻是異象,難以服眾。

此時,方家內。

一處仙蘊縹緲的道場中,走出了一位豐神俊秀的白袍青年。

肉身如同琥珀一般晶瑩,自然彌散著一股淩厲的大道神威。

周身熾熱的火道法則,仿若蛟龍一般盤踞。

方家四王之一的炎王。

炎王負手而立,舉目望向大道神山方向,眸中火焰跳動。

“主脈天驕……主脈既已淪落,難道又想來我支脈逞威?”

“冇有這樣的道理!”

“就算是絕世妖孽又如何?身負無上資質,但……未曾崛起的妖孽,數不勝數。”

“既要成為我這一脈的少族長,那就應當迎戰,讓吾等服眾!”

旋即,憑空踏出而出,步步生火,前往大道神山。

一如炎王,方家另外三處道場,三王皆裹挾滔天神威走出。

大道神山前。

四王抵達,向族長方正一行禮,不卑不亢地道,“族長此舉,未免有失偏頗。”

“我族曆代少族長,皆是靠自己的實力,爭來的。”

“敗儘族內天驕,折服群雄,登臨少族長,這纔是我方家的風格。”

“縱他是主脈天驕,也不應例外。”

方正一聞言,露出了一抹微笑,“依你們的意思,該當如何?”

四王一步踏出,揚起自信的氣度,冷聲道:“戰!”

“若主脈天驕能勝過我等,我等自然俯首,尊其為少族長。”

方家皆是好戰之輩,他們四王更是如此。

作為頂級妖孽,自有睥睨之勢及無敵道心。

就算是引來焚天神劫的妖孽,也不能讓他們直接甘拜下風。

不戰而退,不是他們的風格。

爭,纔是他們的道!

方正一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不僅不反感四王的態度,反倒很是欣喜。

這纔是他方家的風格。

可敗,但不可懼!

大道艱難,如若冇有爭鋒的意誌與魄力,如何攀登?

這一點,他還是很欣慰的。

“待方辰修煉結束,允爾等同境一戰。”方正一淡淡道。

“謝族長!”四王頷首。

而就在這時,方少欽卻走了出來,掃視過四王,眸中火焰跳動,仿若曜日灼燃。

淡淡道:“挑戰少族長,你們還不夠格!”

在真武,他為少族長背鍋,在這裡,他雖無需背鍋,但追隨少族長左右,自當為少族長分憂。

總不能隨便來一人挑戰少族長,少族長都要應戰吧?

那要他這追隨者何用?

更何況,他承少族長福澤,獲得了諸多傳承造化,戰力早已今非昔比。

再加上他天陽聖體體質,阻擊四王,亦有著幾分把握。

四王迎聲看向方少欽,眸光微寒,冷聲喝道:“你是何人?”

這有點太看不起人了。

他們在這真源之地中,橫推了諸多妖孽,戰力無雙,否則也不敢挑釁觸動焚天神劫的存在。

可方辰的一位追隨者都居然敢與吾等一戰?

瘋了不成?

“方少欽,少族長的追隨者之一。”方少欽淡淡道。

“想要挑戰少族長,至少需過我這一關!”

“放肆!”

四人眉宇微皺,有些不滿。

“區區一個追隨者,也敢口出狂言。”

“我便將你鎮壓,好叫你知道,爾等雖是主脈,但……如今是在真源之地。”

“許你同階一戰,三招之內敗你。”

炎王臉色一冷,重踏而出,壓製自身境界至化道境,調動火道法則,一掌拍向方少欽。

熊熊烈焰,衍化一方火焰神山,鎮壓而下。

直接洞穿虛空,焚灼了天地,萬法頓消,形成一方禁法空間。

方少欽神色不變,催動天陽聖體,周身湧起淡淡的聖體威勢,淩厲之勢直沖霄漢。

而後,一指指天,九道耀陽憑空而現,猶若普照世間的大日,陡然騰躍而出。

彼此相連,九陽焚天!

無窮無儘的火海,洶湧激盪,仿若太古火獸,橫壓天地。

轟!

火焰神山難承九陽之威,瞬間崩潰,泯滅一空。

方少欽乘勝追擊,禦使九陽墜落,仿若天地顛覆,火海倒灌,烈焰滔天,焚灼一切。

炎王臉色大變,通體生寒。

連忙激退,這火焰仿若能夠焚燒萬物,自己若是強行硬接,或許直接就魂飛魄散了。

他清楚,以化道境修為,他不可能接的下方少欽這一式驚世道術。

同境之中,他的戰力,居然真的不如對方一位追隨者?

炎王的臉色有些難堪。

自己也是修的火之大道,可和對方一比,相差太遠了。

甚至不再一個層麵上。

“我……敗了。”

其他三王陷入了沉思之中。

有些不解。

敗的太快了?

對方的追隨者,居然強到的這種程度?

他們有些不解……

也就是說,自己等人連對方的追隨者都不如。

場麵,陷入了尷尬之中。

方少欽散去道術,看向炎王,淡然一笑。

他追隨於少族長左右,所以顯得有些默默無聞,冇有多少風采。

但,彆忘了,他身負天陽聖體,亦有著少年至尊之稱!

除卻已如謫仙的少族長,放眼諸天年青一輩,他方少欽亦可稱雄!

觀戰的眾人,皆是一驚。

一招敗敵,碾壓?!

這位不顯山不露水的天驕,居然戰力碾壓炎王?

太離譜了吧?!

他真的是來自那方貧瘠的真武世界?

“此子居然同境碾壓了炎王……”方無涯看向方少欽,不可置信地呢喃。

那可是炎王,方家此代最妖孽的四人之一。

放眼真源之地,戰力亦是最頂尖之列。

哪怕是在遠古巔峰之時,以炎王的天資,也可稱作妖孽。

要知道,炎王曾在尊者境長老手下,堅持了數千個回合而不敗。

更有老祖斷言,待炎王證道,戰力或可比肩老牌聖人!

他的戰力,同境之人,鮮有敵手。

今日……居然被碾壓了。

“這就是主脈天驕嗎?……哪怕已經冇落,依舊同境無敵,可追隨者擊敗炎王,確實有些離譜了。”方無涯驚歎不已。

而方正一注視著方少欽,更是滿目驚疑,有些不敢確定地問道:“天陽聖體?”

方少欽迎聲看向方正一,微微頷首,淡笑道:“正是。”

得到肯定回答後,方正一心中一凜,聖軀都下意識地顫抖了一下。

天陽聖體,居然是天陽聖體!

這可是方家至強聖體之一。

據說遠古某一紀元,方家便出了一位天陽聖體的妖孽,以此聖體力壓當代神裔、帝子,無敵於諸天!

“這是我方家大興之象啊!”方正一激動地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而四王聞言,更是滿目駭然,震驚不已。

怔怔地盯著方少欽,心中滿是驚疑。

“此人身負天陽聖體,居然還不是主脈的少族長?居然還心甘情願地追隨那位?”

“能讓聖體甘願追隨……那位少族長該有多強?”

四王頓時有點懵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美妙小說天堂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_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_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_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